孫羽辰:二哈味兒的無冕梗王
作者: 中視前衛 來自: 公司動態 發布時間:2018-09-29 閱讀數: 評論:0
字號

孫羽辰1.jpg

“每次做節目前我都要看書,是因為我不懂,不懂就會膽怯。我怕我只憑著一個感性的頭腦面對他們的生命之痛,我怕沒有辦法理性地對待和思考。”


孫羽辰的同事給她起了一個諢名叫“哈哈”,不是“哈哈哈”的“哈”,是“二哈”的“哈”

孫羽辰,節目部二組編導,2017年6月入職。2018年3月起,承擔財經頻道《職場健康課》欄目小片攝制、節目編導等工作。

文科生出身的孫羽辰,天馬行空的想法和不同尋常的腦洞,總能輕易感染身邊的人,有她在的地方,總會有此起彼伏的歡笑聲。

古靈精怪是天性,但做起醫學科普節目,她也毫不含糊。

孫羽辰2.png

每次準備節目時,她都會把自己“埋”在大本大本的醫學研究專業書籍里,還會查閱大量文獻資料,看書鉆研做筆記。

節目部經理于云鴻調侃她“好像要考醫學博士似的”。

孫羽辰聽聞哈哈大笑,然后輕嘆一口氣,說:“高中時生物太差,有次只考了9分!先天不足后天惡補,就讓我直面暴風雨吧!”

孫羽辰3.png

死亡向來是人們緘口不談的禁區,疾病同樣是令人恐懼的存在,然而受到《生門》《人間世》等紀錄片的影響,孫羽辰卻對醫療類紀實節目有著極大興趣。

2018年初,節目部接到《職場健康課》節目短片任務,項目負責人史博邀請孫羽辰加入。“當時我想,我太厲害了!我可以做醫療節目了!”她當機立斷道,“好!加入!”

但真正開始做節目時,孫羽辰才發現自己“錯”了。“以觀眾視角看節目時,會關注駭人聽聞的病情,壓根沒考慮過這是一個需要走進重癥監護室,直擊手術現場、直面生死的節目。”

93年出生的孫羽辰是組里最年輕的成員,卻也是進出重癥監護室紀錄次數最多的人。

孫羽辰4.png

“拍攝其他節目,我或許可以通過營造輕松的談話氛圍來獲取有價值的采訪,《職場健康課》不一樣,在這里我要接觸的不僅是身患疾病的患者,更是精神狀態最脆弱的人群,我不能按照以往的思路做現在的事情。”

在這個節目中,孫羽辰第一次面對“生死”。

在秦皇島第一醫院拍攝腦外科手術主題,主人公是一位38歲左右、孩子剛滿兩個月的年輕男士。因為顱內出血,他的右腦幾乎全被沖碎,陷入深度昏迷,需要進行開顱手術。整個過程中,孫羽辰在手術室外觀察著。患者的妻子滿面淚痕地跪在地上,雙手合十,嘴中反復念著讓丈夫醒過來的話,“這種人類最原始的、無所指望只能求告神靈的狀態,太揪心了。”

經過6小時的緊急搶救,患者終于被成功搶救過來。不幸的是,手術過程中發現了患者腦中有一塊腫瘤,正是這塊腫瘤,讓腦出血如此嚴重。即便搶救過來,日后患者也會陷入不可逆昏迷,即植物人狀態。第二天,醫生告訴孫羽辰,患者妻子最終決定放棄治療。

“如果是以前的我,我可能會罵她沒良心,但是現在的我不會了,我無法怨她、說她不對。”孫羽辰說,“有時候,‘生’比‘死’更沉重。”

孫羽辰5.png

這一次的拍攝,讓孫羽辰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“生死”的殘酷,卻也讓她深刻意識到,“身為編導,一是要有職業技能,另一方面要職業素養。我要站在采訪對象的立場上,感受他的情緒,同時也要保持理智,理性思考。”

準備臺本、采訪拍攝的過程,總結出來就是‘被信任 被尊重 被喜愛’的過程。她在朋友圈里發過這樣一段話:

“我鏡頭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,出于人道主義、出于他對我的信任,我應該站在他的立場為他考慮問題,這是一種責任。患者選擇無條件地與我溝通,將自己心中最痛苦、糾結的一面講給我聽,我能為他做什么呢?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。做節目,我可以選擇編排極端的矛盾,機械性地完成工作,但是我對不起良心。從入行到現在,我覺得我還是想做有血有肉有溫度的節目。”

成都的一次拍攝,主人公是一位因患感冒而被截肢的女孩。女孩右腿截肢后,左腳腳趾也感染了超級細菌,一塊趾骨裸露在外面,需要定時去除腐肉進行治療。“刮骨療傷”的過程中,沒有麻藥作用,女孩攥緊了拳頭不發出一句聲響。女孩的哥哥告訴孫羽辰,女孩以前也因為痛得受不了會哭,但是她看到父親手足無措的狀態,她不想讓家人擔心,每次都強忍著不哭。 

女孩出身農民家庭,經濟條件不足以支撐重癥監護室一天近一萬元的高昂治療費用。萬般無奈之際,女孩表姐透露,表妹有一份40萬元的存款,是她多年打工攢下來,留給哥哥買房娶媳婦用的,而她的家人完全不知道。

“我內心感到很震撼,你完全想象不到,一個人為了家人能堅強到什么程度。”孫羽辰如此說。

孫羽辰6.png

有一次,她從手術室里出來和完成搶救的醫生并坐在墻邊。隔著玻璃,她看到重癥監護室里一排躺著三位老人,他們掛著呼吸機,沒有意識。她問醫生,“什么是尊嚴?”她以為會收到一些冠冕堂皇的話,醫生看了看那些老人,說:“對他們而言,活下去就是尊嚴。”

孫羽辰7.png

“說實話,對于25歲的我,在這樣的環境下接觸到這類特別的人群,我的內心也很艱難。”孫羽辰說,“每次做節目前我都要看書,是因為我不懂,不懂就會膽怯。我怕我只憑著一個感性的頭腦面對他們的生命之痛,我怕沒有辦法理性地對待和思考,不能把節目理念傳達給更多的人知道。”

因此,在撰寫臺本前,孫羽辰會首先吃透病理知識,再把臺本講給身邊同事聽,如果聽不懂,她會修改后再講一遍,直到同事全都能聽懂。

“節目沒拍攝前,他們就是我的觀眾。他們如果能懂,觀眾也就能聽懂了。”節目播出后,她找到家人朋友分享觀后感,哪里沒懂,哪里難懂,她都一一記下來,在后面的節目中做好環節設計,不斷完善。

孫羽辰8.png

孫羽辰9.png

除了醫學專業知識的儲備,孫羽辰把“特殊技能”靈活運用到了節目中。

節目選題中,常有皮膚組織受創或病菌感染的畫面,孫羽辰采用特效化妝的手段,為節目增添更加逼真的效果。“大學時偶然習得的特效化妝技巧,竟然也有用武之地,感覺太棒啦!”她說。

拍攝狂犬病題材時,孫羽辰第一次在節目中采用特效妝。她說:“最難的是調血漿,出血時間長短不同,血液顏色和濃稠度都不一樣。”她用不同比例的朱砂調配,為了達到血液凝固前的效果,她還用了川貝枇杷膏調制。

孫羽辰10.png

孫羽辰11.png

功夫不負有心人!節目部特別為孫羽辰購買了專業的特效妝工具,有了裝備的她,在特效妝的世界里更加游刃有余了。

孫羽辰12.png

制作道具、客串演員也是孫羽辰樂此不疲的事兒。幾期節目下來,她當過了小超市售貨員、企業小老板、孤立無援的妻子,還有各種路人甲等等。

孫羽辰13.png

孫羽辰說,她們組里不止她一人如此,每個人都會幫著其他人完成錄制,有人的出人(客串演員),沒人的出力(做道具)。“說是工作伙伴,我們更像是一家人。”

孫羽辰14.png

孫羽辰15.png

一家人總有說不完的話,笑不完的料。工作之外,孫羽辰就是無冕之“梗王”。

“她說她要成為一名‘都市麗人’!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史博說完忍不住大笑。

剛做醫療節目時,孫羽辰認為自己要由內而外地改變自己,要專業、優雅、知性。

于是有一天,她一改常態,穿著職場lady的小襯衫,腳踩8㎝的高跟鞋來上班,沒到半天時間,就找史博說要去換雙運動鞋,“都市麗人”的體驗就此告一段落。

但是,“哈哈女孩”絕不服輸!

她立志從身材管理出發,保持健康的飲食、作息習慣,從年初至今已經減重30斤。不論是漫漫加班夜的饑腸轆轆,還是伙伴們烤串炸雞的誘惑,她堅持自己的計劃,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!

最近,她又愛上了香水,逢人會問“今天的香水好聞嗎”,然后自己長嗅一口“好聞!” 如果用一個詞描述她的狀態,怕是“心有猛虎,細嗅薔薇”最為貼切了。

孫羽辰16.png


后記

采訪到最后,“哈哈女孩”孫羽辰一臉認真地告訴尋衛記者,自己的變化,離不開工作伙伴的鼓勵和支持,離不開公司給予的成長環境。她的媽媽對她講,實現自己理想的機會不多,如果遇到了,就一定要把握住。她說,她要聽媽媽的話。

編輯丨虞瑋晗

公司二維碼.jpg